绪人叔

主柱扉,师亚,爱银白发少年……是个渣渣的新手画

一个小梗

  ooc注意,以及下手轻一点

他扶着他的弟弟跌跌撞撞的冲进屋里,即使内心将近崩溃,却努力使保持住双手的稳定。他皱起平日里总是上扬的眉头,抿紧嘴,即使他很想对他的弟弟说教一顿,但随着视线下移,触及到弟弟的脸,所有的话语又说不出了。
  他的弟弟紧皱着眉,虽然平时也总是皱起,但现在不同往日。他小心的放下他的弟弟,随时关注着弟弟的表情,虽然作为忍者都应该有很大的忍耐力,但他却不能对他唯一的弟弟放下心。
  他的弟弟,此刻紧闭着双眼,过于白皙的皮肤,在此刻微微泛红,细密的汗水不断从脸颊滑落。他松开扶着弟弟的手,站起了身,却在下一刻被拉住,他回过头看到了弟弟微微睁开眼,往日锐利的红色,却因泪水的刺激,变得一片氤氲,如被刷洗过的宝石,格外诱人。
  他忍不住吞咽起口水,喉咙一阵发紧,他张了张嘴,从喉咙里挤出了干涩字眼,嗓音因为紧张而微微变调:
“你……扉,扉间,很,很难受吗?”
  他弟弟半眯着眼盯了他许久,才再次闭上眼,他看到他弟弟动了动嘴唇,于是他低下头凑近耳朵,温热的气息拂过耳边,小麦色脸颊微微红,神色有一瞬间愣怔,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动了动耳朵,
“…在…在左边的抽屉……”
“啊?啊……哦哦。”他发出短暂的疑问,又在下一刻回神,应了一声,猛地起身,慌慌张张的跑到柜子边,准备打开柜子,然而颤巍巍的双手像是失去了力气,弄了半天,也没推出抽屉。他闭上眼,深深的吸气,呼出。然后再次伸手打开了抽屉,在抽屉里摸索了半天,就翻出了所有的东西,捧着手里的东西就跑回床边。
“扉…扉间!”他张嘴喊了一声,想要确定弟弟的状态。
  听到声音,他看到他弟弟,微微睁开眼,睨了一眼他,又闭上了眼,他才放下心。他放下东西,张了张被汗水打湿的手,他缓缓掀开黑色的衣服,沾着汗水的皮肤一寸寸的在空气中展露,因为寒意微微绷紧。他吞了口唾液,眼睛有些发直。
  脑中有过瞬间的空白,回过神时,手已经在那块肌肤上流连,直到不经意间触碰敏感的地方,轻声的哼气响起,他不知所措的与那双瞪着他的眼睛对上:
“你,你忍着点,扉间……”
  他拿起之前从抽屉翻出来的东西,拧开盖子,挤在手上,他小心翼翼摸上,却并没直接碰上,而是在边缘慢慢的按压想要缓解那份紧绷。视线集中在那泛红的脸上,随时准备着调节轻重。但似乎并没有很好的效果,身下的身躯猛地瑟缩了一下,就开始微微的颤动。
  他看到本该发白的唇在牙齿下泛出血红色,心中闪过抽痛,他伸出手,顶开了紧咬在嘴唇上,探入弟弟的嘴中。
“如果…如果疼的话…你就咬我吧!”
  他感觉到牙齿磨上了他的指腹,紧紧的带着份压迫,他已经做好了疼痛的准备。然而没有……温热的口腔里,磨动的牙齿,更像是调情一般,时轻时重。透明的银丝漏过指缝沿着被迫张开嘴角流出,那张脸似乎不能忍受这样的事实,他伸入的手指被顶了出来,磨过柔软的唇瓣,带来了一种酥麻的痒意。身下的人扭过了头做挣扎,却不自觉的露出了泛红的眼角和耳朵。
  真是糟糕啊,他这样想着,他俯下了身,掰过那张脸,在怒意的视线下,一点一点的舔去银丝,最后吻上肖想许久的嘴唇。就如他指尖所碰触一般柔软美好,他探入口中细细的扫过一颗颗的牙齿,最后卷的上不知道该安放而略显僵直的舌头,嘴上微微吮吸。他紧盯着张大的红色眼珠,此刻里面的瞳孔不断缩小,透露出他主人的震惊神色。
  他忽然想笑,于是他笑了出来,漆黑的瞳孔颜色越发变深,燃起了诡异的火焰。唇还是紧紧的贴着,吐露出一个个含糊不清的词,却能使身下的人足够听清,
“药上好了,该我了。”

唉唉唉,别打我……|・ω・`)大半年没码字,就只有小学生水平了……语句不通的自己也尬,主要是满足自己的恶趣味。之前各种脑补抚摸美味的门,脑补着脑补着忽然冒出,其实是在上药……以上,哎呀,真糟糕,情人节已经过了_(:з」∠)_

评论(15)

热度(32)